北市民交響樂團定期音樂會第十八次定期音樂會:新世界交響曲

出自表演藝術百年史
跳轉到: 導覽, 搜尋


目錄

節目名稱

北市民交響樂團定期音樂會第十八次定期音樂會:新世界交響曲

英文名稱

Taipei Civic Symphony Orchestra:From the New World

演出日期

2004/03/21

首演日期

2004/03/21

主辦/協辦單位

台北市民交響樂團

語言

中文

演出地點

國家音樂廳

演出者

王戰 指揮 / 台北市民交響樂團

演出曲目

韋伯:歌劇《魔彈射手》序曲 / 韋瓦第:雙小號協奏曲,Op.46 No.1 / 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Op.95

國內/國外節目

國內

節目介紹

韋伯:歌劇〈魔彈射手〉序曲
在音樂史上,韋伯扮演一個承先啟後的角色,他承什麼先﹒起什麼後呢?首先,他承接了貝多芬「費黛里奧」、莫札特「魔笛」等德式歌劇的理念﹒然後以「魔彈射手」開啟了德圍浪漫歌劇的新頁。其次,他是專業指揮的濫觴,尤其在德勒斯萱歌劇院時,不但要求樂團各聲部分部練習,加多排練次數,而且在歌劇演出的大小事宜事必躬親,樹立指揮的權屁,這些都是當時沒有的習慣﹒而現在通用的指揮棒,據說也是由韋伯開始使用的。此外,他以音樂家的身份寫詩、書評、樂評,成了後世舒壘的精神導師。哦!別忘了他是巨匠型的鋼琴家,他的鋼琴作曲、演奏,都風靡當時的樂界呢。
〈魔彈射手〉原文為Der Freischutz若俄照字面其實應該翻譯叫才對但是猶如台灣片商翻譯進口電影片名,其實都依照了內容加上想像空間.常比字面上的翻譯更佳。這部歌劇的前事是以波希米亞十世紀時的森林為背景,以護民官的女兒阿嘉特與獵人馬克斯的戀情為重心的。依照慣例,馬克斯如在射擊比賽優勝,不但可勝任護民官,還可以娶阿嘉特為妻,可是預賽中馬克斯的成績並不理想 另一位曾與魔鬼交易的獵人卡斯巴遂態愚馬克斯.去與魔鬼薩密爾交易以成為自己的替身,把靈魂賣給魔鬼﹒在這項交易中.賣方的報酬是七顆魔彈,前六顆可依賣方的意思、百發百中,第七顆則由買方操縱 ;原本魔鬼要操縱馬克斯的第七顆子彈打中阿嘉特,阿嘉特卻因老隱士贈送的花環而(幸免,子彈打中了壞心的卡斯巴,馬克斯被發現曾與廣鬼接觸而遭放逐,幸好適時得到老隱士的幫助調停.改為一年的試煉後寬恕,並任命為護民官。
〈魔彈射手〉在德國歌劇史上的地位是很崇高的,因為此劇有許多理念引導了後世德團歌劇的變革,這些新理念包括:1.取用德國本土民間的事與音樂。2.以對白代替宣敘掉來銜接樂曲。3.融合德國藝術歌曲的素材於詠歎詞中。4.加強管弦樂部份的劇情描寫性功能。此外,這齣歌劇中還有許多新鮮有趣的玩意兒,例如第二幕在狼谷鑄造魔彈的場景,又有貓頭鷹 又有死人骷髏頭,還用管弦樂配合鬼火、妖魔的出現來製造氣氛,簡直就現代恐怖片的雛形。
至於〈魔彈射手〉的序曲,由於太過討人喜愛,因此常被放在音樂會中單獨演出。樂曲一開始是段優美的法國號序奏,在墳上了中文歌詞後,就是我們小學畢業時唱的攝歌。序妻之後是段自顫音構成之過門,然後是第一主題,取自第一幕中馬克思所唱的絕望之歌。隨後的第二主題由單簧管吹出,取自第二幕中阿嘉特所唱的快樂之歌。按著是這兩個主題的發展,最後則在一段具勝利豪償的大規模尾賽中結束。
維瓦第 C大調雙小號協奏曲
十七、八世紀協奏曲興起的時候是以大協奏曲為主要的形式,自獨奏群與協奏群競賽或協賽而成。獨奏協奏曲則是到了十八世紀初,經過維瓦第的大力推晨才大放異彩。維瓦第超過 470首的協奏曲,不但創作量相當驚人,他的形式與多樣性也成為當代的典範。他推展了托雷利首創的快慢快三個樂章的獨奏協賽曲形式,除了200多首小提琴協奏曲之外,也為各顯管樂器及罕見樂器劃作協奏曲。
維瓦第的小號協奏曲為數甚少,雙小號協奏曲則僅有C大調這一首。快板的第一樂章,由信號般光輝的主題開啟,分解的主和絃在全曲不斷穿梭,兩支小號或為同音高的輪奏,或為三度跟隨。簡單的發展部,包括了 G大調與E小調的轉調,再回到C大調,讓獨奏及協奏者在各音域還有音色變化上都有表現的機會﹒最後在獨奏與協奏之間的頻繁交替中結束簡單的第二樂章,只有六個小節最鰻板的和絃變化,擔任前後兩個樂章的橋標。三拍子的快板第三樂章,將第一樂章下行的主題倒過來,變成上行分解的主和絃﹒在各部之間模進。後段協奏群出現的滅七和絃'是巴洛克時期才有的產物。附點音符與顫音的裝飾,讀樂曲顯得更為輕快華麗。
與維瓦第其他的協奏曲比較起來,這個作品在創意或技巧上雖無特出之處,但是簡潔明快的風格,倒是充分民現了小號特有的音色與音響效果。
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
大概很少人不曉得""念故鄉""那純樸可親的健律吧!如此優美的曲調正
是出自新世界交響曲,所謂的“新世界其實就是美國.作曲的德弗札克是十九世紀歐洲音樂家中,少數放洋去過美國的,過去沒有飛機可搭,若要去美國是必須坐船好幾天的,不用說,危酷性高極了那麼德弗札克篇什麼還要冒這個險呢?
一八九一年春天﹒德弗札克接種紐約一位瑟伯夫人的邀請,希望他能赴美擔任她新成立的紐約國立音樂院 院長﹒德弗札克起先不願意去,但後來禁不起高薪的誘惑,還是答應了下來,若沒有這次的美國之行,也就不會有新世界交響曲的誕生,所以說如此美麗的音樂背後,並沒有一個浪漫的故事,正如同許多偉大作品的緣起,說穿了不就只是在金鍾的溫床中發芽和結果罷了。
德弗札克於一八九二年來到美國﹒初抵達時對所有事物充滿了新鮮感,尤其是從他的學生那兒聽到,包括黑人靈歌、印地安民歌、及美國民謠等各種他從未聽間的音樂,同時,也利用課餘空間作曲,一開始還打算寫歌劇動筆打了點草稿後,卻又因為找不到適合腳本而放棄,不過德弗札克頓懂得廢物利用,將草稿中兩個主題放進他正國釀的新世界交響曲襄:那就是著名的慢被樂章念散鄉旋律、與該諧曲樂章裡的一段舞曲。赴音樂院任職一段時日後,德弗札克開始想家了﹒隔年音樂院放暑假時,他就跑劃波西米亞移民聚居的愛荷華州史畢維爾住上一陣之,聊慰其思鄉之情,順便為之前寫了一段落的新世界交響曲作管弦樂編曲。
創作告一段落後,德弗札克親自加上〈來自新世界〉的標題,一八九三年十二月於卡內基廳由塞多指揮紐約愛樂首演,作曲者得到生平最熱烈的喝采﹒但爭論亦隨之而來 主要是因為德弗札克本人對此曲所作的解說前後矛盾所致;起先他指出美國音樂在新世界交響曲中佔有極重要的份量「每一個有嗅覺的人,都可以聞出曲中美國的影響。」、「依我的看法,這個團家的影響很容易看見,這和我早期作品及其他在美國寫的曲子,在色彩和個性上都不同」、「我致力在新交響曲中重現黑人與美洲印地安人的旋律精髓。當然並非將這些旋律深植入樂曲中﹒只是譜出能傳達印地安音樂性質的主題而已。」這些作曲者自己的註解,引發許多「大美國主義者」的穿鑿附會,讓美國人覺得此曲不僅喚起美國精神,而且根本就是道道地地以美國為素材的美國音樂。
德弗札克不久便對美國人這種過分往自己臉土貼金的行為感到厭倦,於是又斷言此曲中並不含絲毫美國要素,並堅持自己在美國寫的東西都是純粹的波西米亞音樂,把當初所言的黑人或印地安音樂的影響一舉予以否定﹒結果大家更為了新世界交響曲的精神為何討論不已,實際上,若對內容稍作檢視,可以發現曲中既有美國風,也不缺波西米直味﹒在這上面有太多爭論是沒有必要的。
第一樂章先是大提琴與木管低吟的柔和序奏﹒但不久即被雷鳴般的合奏打斷,接著展開一連串活潑的旋律,其中第二主題不就是黑人靈歌「輕搖、可愛的馬車」的變形嗎?第二樂章由英國管吹出著名的念的鄉旋律﹒增添幾許哀怨鄉愁。第三樂章最為種難,那雙簧管和長笛交織的主題,據說是印地安人的一種舞曲,第一中段的懷念旋律依稀有波西米直音樂的影子,而第二中段遷出現德國風的音樂呢!第四樂章在九小節的序奏後,是一段雄偉的進行曲主題,這段音樂曾被用在阿諾成名電影〈王者之劍〉中,表現荒野開拓馳騁的壯志,中間穿插了恬靜悠閒的田園曲調,然後在高昂的氣勢中結束全曲。
德弗札克一共創作了九首交響曲,早期四首被他視為習作,生前並未出版,所以他最後寫的新世界交響曲,過去也有「第五號交響曲」的編號方式,但現在大多數人則接受第九號交響曲的編排方式了;至於這部作品之所以會廣受歡迎,除了隨處可見的優美曲調外,還要感謝德弗札克的徒弟費雪若不是他將新世界交響曲的第二樂章主題旋律獨立出來填上〈念故鄉〉歌詞,此曲可能就不會那麼流行了。

個人工具
導覽
分類
工具箱